所在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青春传递

青春传递

(中国青年杂志)抗“疫”背后有群“红马甲”,能帮多少是多少
发布时间:2020-02-03    发布者:团市委    浏览次数:10209

抗“疫”背后有群“红马甲”,能帮多少是多少


定位:安徽芜湖,市火车站

一个被困、累、惧、急、奇、暖包裹的夜晚

   —— 一位青年志愿者的口述

可能是因为有非典期间的经验和省红十字会的急救证书,我在朋友圈看到团芜湖市委发布的青年志愿者招募令后报名,有幸入选,负责在市火车站为出站旅客测量体温。

 

与我搭档一起排到了大夜班的,是00后魏医生。团市委给我们请来了专业医护人员进行培训,并配备了爱心人士捐赠的专业口罩、防护服等,武装整齐后我们正式上岗。


青年志愿者为每位出站旅客进行额温测量


夜间高铁停运,旅客也并未因此减少很多,每隔三五分钟就有一波出站。趁着工作空隙,跟小魏同学总结出“困、累”这两大困难——


困,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尤其到了下半夜,火车班次相对少一些,可往往刚靠着椅子坐下来,就听到远处传来稀稀拉拉的脚步声,我们相互打趣着“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打起精神迎上前去。

 

累,真没有想到最累的是嗓子和左手。


每一个出站旅客都会听到“您好,请站在黄线处”“后面旅客请不要跟得太紧”“请往那边看”“谢谢合作”“下一位请上前”,我们一晚上嘴都没有停,凌晨五六点到的旅客可以有幸听到我们很有“磁性”的嗓音。


同样没有停的还有左手。经常有旅客冲过黄线才停下,热成像仪扫描不到,我们要将每个超出扫描范围的人“拦”回去,一晚上下来感觉自己的“麒麟臂”功夫小成。


工作间隙,青年志愿者比了个众志成城的手势


 旅客的心理也是我们这组搭档上岗前交流的重点。很多没有相关防疫经历的旅客容易产生“惧、急、奇”的想法。


“惧”是因为我们穿着严肃的防护服,戴着口罩给人测量体温,很容易给人带来一种畏惧感。因此我们在交流时就更不能生硬地“命令”,而是加入了“优雅”的肢体语言和礼貌用语,以消除旅客抗拒及恐慌心理。


有些刚摘帽子的旅客头部温度第一次测会比较高,我们会安慰他不必紧张,过一会儿再次测量可能就正常。


对于需要手持电子测温枪测量的小孩,一般会半跪下来轻轻撩开刘海,让孩子闭上眼睛,减轻被“枪”对着的心理压力。


每位出站旅客需进行热成像仪扫描


“急”是因为大晚上到达的旅客都归心似箭,很多家长还抱着酣睡的孩子,不愿意在检查站排队耽误时间。


原则性和同理心相结合是我们的应对方法。每个人都要测量体温是原则,测量时我们手上动作不放松分毫,但是却可以用“欢迎回来”“这么晚辛苦了”的话语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关心和体贴。


“奇”是有些年轻旅客对体温检测和我们的穿着非常好奇,经常掏出手机来拍摄我们。


如果时间紧张,排队旅客较多,我们会继续手头的检测工作;如果人数不多,我们也会配合地摆出V型经典手势,希望通过他们的朋友圈展示出芜湖青年志愿者乐观的精神面貌和必将战胜疫情的信心。


遇到孩子,青年志愿者会轻声安慰减轻孩子压力


然而,这次夜班还有一个词,那就是“暖”。


一个是身体上的“暖”,正值冬天,我们本已经做好了迎接南方冷到骨子里的“魔法攻击”,甚至套上了两层袜子,不过正式上岗后我们发现,团市委和火车站为我们准备了募集来的取暖器和暖宝宝,还备了热水,但由于物资极其紧张,防护服是咱的宝贝,我们担心防护服离取暖器太近被烤坏,只敢远远地探着手。


另一个是心里的“暖”。“辛苦了,同志”“谢谢你们”,旅客们短短几个字,我甚至觉得比取暖器还要暖人心窝,疲惫与困倦似乎都消失了。我想,这就是志愿青春的意义吧。

 

一夜的班次结束,我和小魏医生一边共进早餐,一边讨论工作:穿防护服需要注意什么?手持电子测温枪“闹脾气”应该怎么办?哪些旅客体温容易偏高?组织或者设备方面有没有需要改进等等,并把夜班总结及时向团市委组织者进行汇报,以便“接班者们”能有所准备,以更好的状态守住我们城市的大门。


芜湖市火车站的青年志愿者与团旗合影

(芜湖团市委提供)